你的位置:证券配资公司_最好的股票配资炒股_股票配资首选平台 > 股票配资首选平台 > 总统改组内阁 34岁的国民教育和青年部原部长获任总理 法国迎来“一个新的马克龙”?
总统改组内阁 34岁的国民教育和青年部原部长获任总理 法国迎来“一个新的马克龙”?
发布日期:2024-04-29 18:36    点击次数:187

  1月9日,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国民教育和青年部长加布里埃尔·阿塔尔为新一任总理。阿塔尔现年34岁,他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最年轻的总理。未来几天,马克龙和阿塔尔将共同制订新内阁名单。

  这场人事变动并不令人意外。在去年法国政府推行诸多改革、引发巨大争议后,马克龙“寻求政治重置”早已势在必行。

  “保险丝”被烧断

  近年来,马克龙这个总统当得并不省心。2022年,他虽然赢得连任、开启第二个5年任期,但他领导的中间派联盟“在一起”失去议会绝对多数席位,施政阻力增大。此外,极右翼“国民联盟”一跃成为第一大反对党,也使朝野共识更难凝聚。

  全球形势也使法国经济社会领域的脆弱面进一步暴露。乌克兰危机延宕使欧洲能源价格走高,顽固的通胀影响千家万户。巴以冲突外溢则令法国族群矛盾加深。再加上法国社会阶层的利益复杂多样,层层累积的问题让马克龙推进改革难上加难。

  去年,马克龙政府推动的两项议程——养老金改革和移民事务改革,均遭遇旷日持久的阻力。

  在推进上述两项改革议程期间,法国时任总理博尔内是一个关键人物。六十出头的博尔内2022年5月上台,是法国第二位女总理。在外界眼中,她是勤奋、尽职的技术官僚,在“推进两项议程的战壕里奋勇作战”。

  博尔内曾把自己比作随时牺牲的“保险丝”。最终,上述改革议程均于去年通过,而“保险丝”几近被烧断。1月8日,博尔内递交辞呈。有分析称,马克龙解雇博尔内的做法“极不优雅”,但为了平息反对声浪,继续推进改革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  换总理有何意图

  随着博尔内淡出,阿塔尔走到聚光灯下。

  阿塔尔的经历颇为吸睛:26岁成为百万富翁、以年轻有为的形象在社交媒体上“圈”了一波粉。

  他曾是法国社会党党员,2016年转而加入马克龙创建的共和国前进党(后更名为复兴党)。2018年,阿塔尔出任国民教育和青年部国务秘书。2020年至2022年,他担任法国政府发言人,因宣布新冠疫情管控政策频繁露面。

  之后,他出任法国政府负责公共账目的部长级代表,并积极为养老金改革争取民意支持。2023年7月,他担任国民教育和青年部长至今。民调显示,他是内阁中最受欢迎的部长。

  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帕特里克·维尼亚尔认为,阿塔尔就像2017年时的马克龙。法国舆论也持类似观点,将阿塔尔称作“一个新的马克龙”——年轻、自信、果断。

  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教授、欧盟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崔洪建认为,马克龙更换总理、改组内阁,有两大意图。

  一是推进改革。此前,几项关键改革法案已获得通过,接下来步入推进落实阶段。

  “博尔内作风比较强硬,是一个帮助马克龙推进立法过程的合适人选,但她也把政府、议会能得罪的人都得罪完了。”崔洪建说,“接下来需要一个更具亲和力、让人耳目一新的人选,来帮助马克龙推进改革实施。”

  “另一方面,博尔内的强硬做派,对于马克龙获得国内政治支持也是不利的。原因在于,马克龙的改革不乏激进之处,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就比较紧张。这时就需要一个能够加强与民众沟通的总理。”崔洪建说。

  马克龙“换总理”的另一意图在于,为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做准备,以应对极右翼势力上升带来的挑战。

  推进改革仍艰难

  马克龙的两大意图能否实现?崔洪建认为,首先,更换总理显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  从法国的政治制度看,总理的权能有限,能见度没那么高。但总理的“选角”能够帮助总统和内阁之间实现更平衡的责任分担。通过总理来致力于政府形象塑造和政策推进,也能避免反对派和民众将不满宣泄到总统及执政联盟身上。

  其次,改革推进艰难,还与法国社会矛盾复杂、长期累积有关。这也不是靠人事变化就能改变的。

  在崔洪建看来,法国政治精英主导的改革与民众期待的变化存在距离。以养老金改革为例,马克龙想要提高核心竞争力,势必对左派主导的社会福利体系动刀。但这些福利被中下层民众视为“应得的蛋糕”。因此,以中间派自居的马克龙往往受到“名左实右”“不左不右”的诟病。

  与此同时,从前任总统萨科齐直至奥朗德时期都未进行彻底改革,导致法国经济社会矛盾积累。相比之下,马克龙的危机意识更强,认为法国必须改革。但其改革措施会有激进的一面,在社会激起的反弹也会更大。

  在阻击极右翼势力这一问题上,崔洪建认为,马克龙选择阿塔尔是一种策略——法国政治一个新特点是右翼支持者的年轻化,马克龙希望用阿塔尔来同勒庞争夺年轻一代。此外,马克龙还可能有更长远的打算,通过人事布局为复兴党的未来谋求更多出路。

  “至于多大程度能挽回民意,对冲极右翼势力的影响,尚有不少挑战。”崔洪建说,“除了俄乌冲突、巴以冲突可能致使法国内部矛盾升级外,马克龙的真正考验是,能否在困难形势下减少政策失误,避免给反对派提供政治弹药。”

  欧洲的“两条战线”

  在法国政坛迎来洗牌之际,整个欧洲2024年开局也不太平静。

  在德国,农民抗议政府取消柴油税收优惠,引发全国范围的骚乱。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的全国民调支持率已位列第二。在欧盟,最高决策机构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宣布提前离职。据悉,他有意带领比利时法语革新运动党参加欧洲议会选举。

  崔洪建认为,在新冠疫情期间,欧洲极右翼力量进入蛰伏期,如今这股力量正不断显现。加上国际局势动荡造成欧洲生活成本上升,极右翼获得更多上位机会。在一些欧洲国家,极右翼得以进入政府,甚至牵头组建政府。这相比以往都是重要变化,也给欧洲主流政党敲响警钟。

  崔洪建说,欧洲议会选举以党团形式运作,极右翼政党尚且没有形成独立党团,今年局面会不会被打破,值得观察。如果极右翼势力继续发展的话,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政策体系,包括移民政策、对外合作等都会面临很大挑战。

  为此,欧洲传统政党正在“两线作战”。第一条战线是,尽可能阻止极右翼力量上升,避免或减少极右翼单独组建党团的情况。米歇尔的最新举动就有整固布鲁塞尔政治力量、因应变局的考虑。第二条战线是,在欧盟各个成员国内对极右翼力量作出应对。



相关资讯